壯麗 70年 奮斗新時代 狠抓落實看亮點 | 平鄉創新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模式

2019-08-21 08:43:07 星期三  來源:邢臺日報

村民成了“合伙人” 農村發展添活力

日前,平鄉縣尋召鄉馬馬魯村,國耀種植專業合作社農戶正忙著采摘辣椒。(劉增艦 攝)

本報訊(記者王藝 劉增艦)8月盛夏,平鄉縣東尹村于今春栽下的200多畝桃樹苗,枝葉舒展,一片郁郁蔥蔥。

這片桃林是東尹村農業生態產業扶貧園區其中一景。桃林外,還建有草莓、火龍果大棚的果園觀賞采摘區,種植了當地獲得中國地理標志產品認定的滏河貢白菜的蔬菜種植采摘區,以及能釣魚、采藕、游蘆葦蕩、吃農家菜的湖水養殖垂釣區,三區共同構成了園區的建設規劃。園區“春可賞花,夏可垂釣,秋可采摘”,預計每年可為東尹村增加集體收入100萬多元。

園區由滏康種植有限公司負責建設。法人代表李振考打開大門,領著我們走進桃園。比周遭田地明顯凹陷的地面、園中殘存的幾根水泥柱,成了磚窯廠在這片土地上僅存的歷史印記。

1992年,東尹村磚窯廠關閉、拆除,磚廠占用的145畝土地重新收歸東尹村集體所有。但由于這145畝土地在建磚窯廠前曾經分配到戶,加之此處東尹村地塊與周邊村莊土地混合分布、邊界不清等歷史原因,重新開發利用成了難題。村民你種一塊,我種一塊,小規模種植沒人管,大規模復耕人人有意見。這145畝土地雖歸村集體所有,村集體多年來卻沒有從中得到一分錢收入。

從“沉睡資源”化身“搖錢樹”“聚寶盆”,源于去年在平鄉縣實行的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

2018年6月,平鄉縣被確定為國家級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試點,在全縣實行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成立農村股份經濟合作社,盤活農村集體資產,讓村民變股民,讓“死物”變“活錢”,助推鄉村振興加快發展。

“作為全國試點,可借鑒的經驗少,只能一邊創新思路舉措,一邊摸著石頭過河,總結經驗。”平鄉縣農業農村局黨組書記趙輝說。在探索過程中,平鄉縣創新出一套包括“1125”清產核資工作法、界定成員身份的“123”工作法在內的“平鄉方案”。

在清產核資方面,創新實施“1125”清產核資工作法,即完善“一套流程”、明確“一個程序”、建立“兩套臺賬”、做到“五賬相符”。其中,“一套流程”包括宣傳發動——成立組織——開展培訓——制定方案——清查核實——兩次公示——確認結果——賬務調整——建立臺賬——納入平臺——匯總上報——完善制度等系列舉措;“一個程序”則按照先賬內、后賬外的原則,結合國土、交通、教育等13個部門數據,將村集體資產逐一核實登記,報縣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辦公室,防止漏登;“兩套臺賬”對村集體“三資”管理臺賬保存實行一式兩份,在農村財務“三資”代理中心和行政村各保存一套;“五賬相符”要求賬物相符、賬款相符、賬賬相符、賬證相符、賬表相符。

在成員身份界定方面,根據“尊重歷史、照顧現實”“有法依法、無法依民”“程序規范、群眾認可”三項原則,創新推行“123”工作法:“1統計”,對與村集體經濟組織有密切關系的戶籍人口和非戶籍人口進行全面統計;“2區分”,對全村戶籍和非戶籍人口,按照戶籍屬地、生產生活關系進行明確分類;“3確認”,按照“有法依法、無法依規、無規依民”原則進行成員身份界定。

平鄉縣在全縣選擇了10個試點村,采取“試點先行、流程操作、壓茬進行、梯次跟進”的方式,針對各環節涉及到的不同內容,實施同步推進、壓茬進行、分頭突破。東尹村便是其中的試點典型村。

查清了村集體資產底賬,明確了集體經濟組織成員,2019年5月,平鄉縣節固鄉東尹村股份經濟合作社正式成立,符合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村民897人成為合作社股東,成了村集體資產的“合伙人”。

村民變股東,為重新開發145畝集體土地帶來新轉機。“發展壯大村集體經濟,需要資金,也得有經驗。我們成立了專業公司,把集體資產交給懂行的干。”東尹村村支書兼主任李建衛說。為盤活集體資產,村里成立了滏康種植有限公司,由致富能手李振考牽頭注資經營,村民投資入股,參與公司利潤分紅。同時,從村民代表中選舉組成了理事會和監事會,加強對公司運營的監管。

經過整治土地,重新修復使用尹村河閘,145畝磚窯廠舊址在公司經營下,種上了樹,養起了魚。通過流轉周邊村及農戶土地260多畝,由東尹村集體統一經營的土地規模擴大到400多畝,規劃打造成發展本村,也帶動周邊的東尹村農業生態產業扶貧園區。

作為試點典型,東尹村的改革環節成熟一個,平鄉縣就立即推廣一個,由此帶動一般村,以點帶面,全面鋪開,實現有序銜接、梯次跟進。目前,平鄉縣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清產核資、成員身份界定工作已全部完成,全縣農村集體資產總額增加37041.4萬元,已賦碼登記了201個(股份)經濟合作社。

短評

算出明白賬發展有信心

王藝

在東尹村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探索中,145畝的土地資源發生質變,成為村集體的“聚寶盆”,原因何在?

資產變股權,村民變股東,轉變的不僅僅是資產的管理和分配形式。資產變股權,以實打實的數字算清了集體資產的底數,也算清了集體經濟發展的潛力,村民人人有了明白賬。村民變股東,以明確的份額量化了村民職責和權益,保障了村民從集體經濟發展中獲益的長期穩定性。

春天種下玉米,秋天方能收獲。新栽的果樹苗,三年能掛果,五年才進入盛果期。振興鄉村,發展農村集體經濟,需要長期的耐心投入。賬目明、職責清,權益穩固、發展可期,村民在變“股東”的過程中樹立了對村集體經濟發展的信心和動力。有這些“合伙人”不斷加薪添柴,有這些“監管者”時刻加強監督,農村發展添活力、多動力,一定會有更多的“沉睡資產”盤活成為新的“搖錢樹”。

邢臺日報、牛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

獨家授權邢臺網發布,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

相關新聞

廣告加載中...
中国体育彩票浙江6十1